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他改變了羅馬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扔進皮拉穆斯河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雷蒙德吾友。(Www.)”

    不知何時,安條克公侯博希蒙德已經走到了眾人面前。他腆著標志性的肥碩大肚子,臉色十分輕松而寫意。

    曾幾何時,圣槍守護者博希蒙德一世的蓋世威望,可是能和圣墓守護者戈弗雷相提并論的;而安條克公國,亦是與耶路撒冷王國并肩而立的盟友。

    耶路撒冷王國東征大馬士革,南伐亞實基倫,甚至還無畏的向埃及進軍,幾任國王前赴后繼,雖然也有國內的斗爭與齟齬,但是在基督世界和薩拉森人當中也闖下偌大威望;而相比之下,安條克公國卻幾乎每戰必敗,最后不得不托庇于君士坦丁堡,做皇帝的忠犬,靠著皇帝的偏袒,占同殿為臣的亞美尼亞人的便宜才能維持得了生活的樣子……

    長年累月的差距積累之下,曾經的安條克公侯博希蒙德三世在耶路撒冷王國的封臣雷蒙德面前也竟然要唯唯諾諾,曲意逢迎——的黎波里伯國名義上是耶路撒冷的封臣,但是實際上,雷蒙德爵爺的領地不僅是整個王國最肥沃富庶的地區,而且幾近獨立,堂而皇之的聽調不聽宣,小日子過的無比滋潤。

    為了拉好和這個大財主的關系,博希蒙德三世甚至讓自己的兒子雷蒙——同時也是安條克公國的繼承人,拜雷蒙德爵爺為教父,同時請雷蒙德的妻子艾希瓦夫人教育他。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博希蒙德就喜歡雷蒙德這個人了。在公侯閣下看來,這個死胖子每每和耶路撒冷王國中央鬧矛盾——主要就是和雷納爾德與居伊,雙方各種不和,關系簡直勢若水火;他便喜歡拉著一票北方貴族為自己壯勢助威,自然博希蒙德也緊緊跟他綁在一條船上了。m4xs.com

    雖然博希蒙德雖然不喜歡雷納爾德這個繼父,但是他更不想過深的陷入耶路撒冷國內的紛爭。因此在耶路撒冷陷落之后,再見到傲慢而落魄的麥蒙爵爺,很難說公侯大人內心有沒有那么一丟丟的竊喜。

    “噫,你這個死胖子也有今天!”

    自詡為城府頗深的公侯閣下自然不會讓別人看出自己的內心所想;他優雅的捻了捻自己棕色的卷發,肥碩的臉上擠滿了自認為真誠的笑容,緩緩說到:“奇里乞亞的亞美尼亞人,他們也是陛下忠心耿耿的臣民啊!”

    “陛下今天不剝奪魯本家的領地,那么明天也不會剝奪諸位家族的領地;如此仁慈的君主,整個基督世界也都是十分罕見的呀!”

    事實上博希蒙德的話有些強詞奪理——因為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所謂的凱特琳女大公不過是個傀儡,真正統治奇里乞亞的,是她的丈夫,也是皇帝的堂兄伊薩克,或者說,是阿萊克修斯之后將要派駐往阿達納的官僚。

    “好了,朕要提醒諸位一句,逆賊魯本現在還坐在阿達納的王座上呢!我們現在仍未抓捕到那個可惡的背叛者,怎么現在就開始爭搶戰后的蛋糕了呢?”

    阿萊克修斯蹙了蹙眉毛,聲音有些不滿。

    “朕張開的雙手對有功之臣從不吝惜賞賜,特別是現在,十字軍馬上就會對安納托利亞的突厥人動手;到時候,無數的土地與城堡,財富和奴隸唾手可得,你們現在還在爭些什么呢?”

    “是的,陛下,老臣請求在和科尼亞人的戰爭中身先士卒——老巴里安的長劍已經饑渴難耐了!”

    看到皇帝臉色有些不愉,埃德薩市長巴里安立馬上前大表忠心,讓一旁的麥蒙爵爺頗為尷尬;不過爵爺也很快不甘示弱的嬉皮笑臉,插科打諢,仿佛剛才的不愉快從來沒有發生過,殿內一時間充滿著快活的空氣。

    “陛下,對于逆賊魯本,我覺得我們應該智取,否則在英格蘭人朝著耶路撒冷高歌猛進的時候,德法十字軍卻在奇里乞亞和基督兄弟陷入遷延日久的鏖戰……教廷的諸位,甚至是圣座本人都一定會憤怒的。”

    麥蒙爵爺有些滑稽的佝僂著自己的腰,但是圓滾滾的肚子卻好似隨時都能把他身上描著金線的天鵝絨衣衫崩裂;他站起身來,一邊高興的拍打著自己的肚皮,發出“啪啪”的聲音,一邊信誓旦旦的說道:

    “陛下,我有一計,可令逆賊魯本拱手而降,亞美尼亞人不戰自潰!”

    他驕傲的伸出自己白白胖胖的手指,仿佛一瞬間上古名將附體一般:“據說逆賊魯本現在就在阿達納的魯本堡,我們可以封鎖消息,假裝不知道他想坑害我們基督兄弟,然后請他和他的兄弟萊翁一起到軍營之商國是——之后,我們在大帳之中埋伏五十名武藝高強的武士,只等陛下摔杯為號,便一起沖出,把那逆賊魯本和他的弟弟……嗯!”

    說著,麥蒙爵爺用右手做了一個狠狠的向下切的手勢,同時佝僂著背,充滿希冀的望著上首托腮皺眉的阿萊克修斯:

    “然后統統扔進皮拉穆斯河!”

    “咳咳咳!……”

    如此粗暴,簡單和血腥的提議,一瞬間讓在場眾人都大吃一驚,甚至令眾人都被嗆得無話可說——博希蒙德和巴里安十分怪異的注視并不露痕跡的遠離了面色依舊泰然自若的雷蒙德,而阿萊克修斯則輕輕的調笑道:

    “看來,雷蒙德卿相對于自己的法蘭克血統,更像是一個真正的希臘人啊!”

    尬笑著自黑了一把,阿萊克修斯摩挲著自己光溜溜的下巴和并不存在的胡須,他站了起來,緩步走到窗臺前,一邊遙望著安條克的富庶與繁華,不久之后轉過身來,雙手叉腰,然后搖晃著右手的食指,深棕色的眼珠掃視了一番在場的三個重要臣屬,饒有興趣的緩緩說到:

    “雷蒙德卿的建議……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不過,魯本大公雖然是叛賊,但是他畢竟是一個真正的貴族,擁有高貴的血統——所以,按照君士坦丁堡的規矩,還是把他和他弟弟簪掉雙目,軟禁在修道院中向上帝懺悔自己的罪孽就行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云南11选5稳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