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武俠修真 -> 我是東北出馬仙

正文 第七十章 左右氣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阿羅漢哪里苦,又有什么需要救度的呢?”洪亮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鳩摩羅什做拈花一笑狀,似乎是想要跟我辯法。www.luanhen.com(手機閱讀)

    這要是在平時有人想跟我辯法,我肯定樂不得的。畢竟我從小到大學的東西,大多數也就能干這個用了。

    但是眼前的是鳩摩羅什,很多經文都是他翻譯才流傳下來的,我能辯的過他才怪。換句話說,我現在哪來的那個心思,我生怕他說話會變得跟大公子一樣,玄玄妙妙的。

    于是我再次把法師的稱呼改成了菩薩,急切的請求道:“精進弘法菩薩慈悲,我和仙家走散,阿修羅界兇險異常。跟我一起來的朋友,我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求菩薩幫幫我們。”

    我說的都是實話,行須和齊萌萌還好,他們去見齊萌萌的教主了。虎子就麻煩了,他陽魂在一個常仙身體里,以他倆的道行來說,在阿修羅界等于是送死。

    (起點首發,支持正版,書友群:152691809)

    還有胡菩淘,她本就有傷在身,混亂之時我們分散了。現在她和她身邊的那些仙家不知道怎么樣了,雖然這里的時間與阿修羅界對比起來,可以忽略不計,但是我怎么能不著急?

    “原來阿羅漢是說這個,少待片刻。”鳩摩羅什雙手結寶瓶印,雙目閉合瞬間猛然睜開,眼中好像發出了微弱的光,三種顏色的光芒吞吐不定。

    不知道為什么,我明明什么也沒看見,卻好像理解他這種神通似的。仿佛看到了他以眼觀看,從陽間界到達阿修羅界,然后在阿修羅界廣袤的紅土地上來回掃過。

    這種感覺并不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是某種感受。那感覺就好像當初,我在夢境當中開啟了慧眼,能夠看到他人的前世今生一般。

    如果說鳩摩羅什動用的是慧眼的話,我竟然能夠看穿,這絕對跟道行無關,可能是因為我現在的狀態吧。

    過了片刻,鳩摩羅什散了寶瓶印重新閉目,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睛已經恢復了正常。

    他微微一笑對我說:“阿羅漢久等了,你的朋友們都無大礙,有兩個已經與仙家匯合。那小狐仙馬上就能見到大隊人馬,你堂那位佘家仙已經快到了封印摩羅之地了。”

    我微微一愣,頓時把他口中說的人都對上了號。齊萌萌已經帶著行須跟自家掌堂教主會面了,胡菩淘和她身邊的仙家,也快與佘太歲和大隊人馬匯合了,而佘太歲已經快到摩羅封印的地方,估計被盜的龍氣就在那里。

    聽完這些,我提起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了,緊接著,我想起虎子來,于是立馬問菩薩:“菩薩,虎子呢?就是那個陽魂寄身在以為常家體內的,歲數跟我差不多。”

    “他倒是遇到了點兒麻煩。”鳩摩羅什笑了笑。

    我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次懸了起來,都遇到麻煩了,菩薩怎么還笑呢?不管咋說,我能來追龍氣,雖說大部分初衷是為了到龍脈中修煉,但那也是在菩薩的指引下才來的。

    雖然這么想有點不大好,但是我們現在確確實實都是在為菩薩辦事兒,虎子也因為這個,才攙和進來,菩薩咋一點兒也不著急呢?

    我連忙作揖求他,希望他能施展大神通幫幫虎子。不論怎么說,阿修羅界有他的道場,哪怕派些阿修羅僧兵或者信眾,前去接應一下也好啊。

    誰知道我這話剛說完,菩薩卻唱了聲佛號:“阿彌陀佛,一飲一啄都是定數。你那朋友雖然遇到點麻煩,但是性命無礙,這都是因果氣運,更改不得。放心,要不了多久,你們就能相見。”

    接下來無論我再怎么問,他都始終是一句話,天機不可泄露。

    好在他老人家也說了,虎子沒有生命危險,過不多久我們就能相遇。我心中稍感安慰的同時,焦急的想把要問的都問完,然后快點回阿修羅界。

    我問菩薩,龍脈到底在現如今能用來干什么,丟失的龍氣又有何用。為何那群邪修和羅剎要冒天下之大不韙盜取,為何我們又要這么勞師動眾的追回,難不成那龍氣真能召喚波旬不成?

    菩薩剛要說話,突然頓了一頓,伸手一揮,同時說道:“進來吧。”

    我立馬轉身去看,發現緊閉的花苞有一個方向的花瓣正在張開,這層花瓣正是我們進來時,連接門口的。

    花瓣剛剛放平,門就被推開了。進來的是彌陀羅,手里好像還攥著什么東西。沒等我細看呢,他把手中的東西往地上一方,那東西迎風見長,好像是條蛇。

    這條是越來越長,越來越粗,等到它停止增長的時候。我仔細一看,瞬間就呆住了。因為,這是常相九的肉身。

    “我九哥怎么了?”我震驚的喊了一嗓子,轉瞬間眼圈就紅了。

    彌陀羅沒有理我,他恭恭敬敬的對精進弘法菩薩一拜,說道:“菩薩,我把這肉身給帶來了,菩薩慈悲。”

    這啥情況?我剛要說話,一旁的大公子小聲跟我說:“你忘了,這條小蛇的肉身被那假護法給廢了,菩薩這是要以自己的大愿力,還有阿修羅道眾生的信力修復它。否則的話,常仙沒了肉身,要變成清風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咋把這茬給忘了呢?當時彌陀羅帶我們走的時候,常相九看了眼自己的肉身,眼中有種說不出的意味。我當是還以為,他還有其他肉身呢,感情就這一具還廢了。

    “咱們倆現在這狀態,不是你說的什么本源么?他肉身咋來的?還能帶具肉身過來。”我也很小聲的問了大公子一具。

    他跟我說,他引我本源出來,是希望我能想起什么,結果我啥也沒想起來。否則的話,用不著這么費勁,這里的正覺寺,與陽間界的正覺寺,還有阿修羅界的正覺寺,都是相通的。

    很多佛菩薩的道場都是如此,許多寺廟和法界以及其他世界相連。就好比一個房間有許許多多的門,分身就像是聽筒,還有很多事情分身做不了的,法身就從打開某一扇門來到這個世界,這樣才能做到尋聲救苦。

    他說的這些我理解了,不過他說希望我想起什么,到底是想起啥啊?

    “阿羅漢慈悲,我欲為你仙家修補肉身,你的疑問,且自己去看吧。”精進弘法菩薩說罷,對我一揮手。

    我頓覺眼前一片漆黑,然后就以上帝視角,出現在一片我從沒見過的天地之中。只有意識前來,并且一動也動不了,只能從高空俯視大地。

    我看到的世界是古代,地面上是一座座城池,從凡人的著裝上來看,好像是某個少數民v族。

    時間流逝的非常快,一轉眼就是幾輩新人換舊人,百姓雖然算不上富足,但都安居樂業。

    幾代之后,最大的,像是都城一樣的城池開始大亂。轉瞬間,戰火就已經席卷了大地,原本安定的小城池到處都是告示,很多青壯男子被迫穿上了鎧甲。

    然后大地上一塊一塊的開始割據,經歷了幾十年,許多青絲變成白發,戰火依舊還在熊熊燃燒。

    直到某一處小城池背后的山脊突然爆發金光,我努力的想看清金光是什么,竟然視角真的能穿透大地,看到地下面的情景。

    發現幾百里長的地下,竟然金紅一片,好像一條蜿蜒的巨龍。

    那條巨龍好像還在以緩慢,但卻肉眼可見的變化在成長。我震驚的收回目光,心中已然確定,這是一條龍脈,因為我見過!

    突然間,空間一陣波動,山路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這人看起來非老非少,甚至看不清男女,有一種你覺得他長什么樣,他在你眼中就什么樣的感覺。

    我心中驚駭莫名,我是以旁觀者視角來看的,怎么會這樣?不光如此,我發現地上的百姓,好像看不見這人似的。很多人從他身邊走過,卻沒有被他古怪的外形吸引。

    直到有幾人并肩而行,山路就那么寬,他根本躲都沒躲,直接從這伙人身上穿了過去。不,不是穿過,好像根本就不在一處空間似的。

    時間再次加快,山脈中那凡人看不見的金光愈加耀眼,那人始終都在山頂來回溜達。凡人歲月變遷,對他卻沒有絲毫影響。

    直到隱約間傳來一聲龍吟,此人一拍巴掌,顯得很興奮。他原地坐在那里等著,直到某個小城池的占有者來到此處,他一動沒動,定定的瞧著。

    地下突然飛出一條巴掌大的袖珍小龍,飛到那將軍的身體中一閃而逝,霎時間,天地色變,將軍周身虎嘯龍吟,竟然出現了五個金甲天神護佑。

    這里所發生的一切,凡人是看不見的。但是我如同福至心靈一般,明白了,這就是氣運加身,也就是所謂的真命天子出現了。

    果不其然,經過十幾年光陰的征戰,最大的都城幾次易主。各個原本實力雄厚的勢力,相繼稱王后,又如同走馬燈一樣的消失。被氣運加身的那將軍,卻一直在穩步的成長。

    直到最后,他一統江山,都城換上了“隋”字旗。

    此時我終于明白,那個被氣運加身的,原來就是隋文帝楊堅。最讓我吃驚的,是那個神秘人始終跟在楊堅左右,卻沒人能看得見他。

    我已經能夠確定,這根本就不是人,他這是在跨緯度。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并且在這個過程中,神秘人在幾次關鍵時刻出手,幫助楊堅逃離幾次大難。我第一感覺,是這是一位仙人,楊堅德行兼備,這是在保佑他。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讓我開始心生恐懼。楊堅稱帝后,不知道做了什么,引得這個人大怒,我現在的狀態竟然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怒火。

    接下來隋朝的幾次災難,都與這個神秘人有關,他好像不能直接更改氣運,卻總在關鍵時刻落井下石,帶來一些霉運。

    我心中冒出了個令我直冒冷汗的想法,他這是想要左右氣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云南11选5稳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