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入我神籍

正文 第152章 阿修羅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睡到凌晨時分,廷尉府忽然喊聲迭起。(手機閱讀)

    外面吵吵鬧鬧的,好像是在抓捕刺客?

    司徒浪仁開門出去探查,果然看到府院的士兵正在追捕刺客,那十幾個刺客沒敢戀戰,跳上屋頂,飄身逃去。等宋遠山從溫柔鄉里出來查看時,刺客們早已逃去無蹤了。

    司徒浪仁不明因由,詢問宋遠山究竟。

    宋遠山怕他多心,解釋道:“將軍放心,這些刺客不是沖你來的,這是我宋國境內的草寇,自稱什么濟世會,不服教化,常常干些禍害百姓、行刺官員的勾當。”

    司徒浪仁不信,覺得這些刺客定不簡單。

    至少,刺客是知道廷尉府的結界布局的。

    光憑這一點,就不是一般草寇能夠做到。

    夜里經此一鬧,廷尉府加強了戒備。

    這一晚再也沒事發生了。

    ……

    次日,是須彌佛佬法駕白帝城的日子。

    宋遠山和司徒浪仁早早的來到國公府。

    但須彌佛佬比他們先到,人去了后院,正跟宋國公講經說佛。

    宋遠山和司徒浪仁不好攪擾,只得在前院花亭之內喝茶坐等。

    等到午時,忽見一頭閻妖雪狐王橫空弧躍,跳進來國公府。

    司徒二人悚然站起,一瞥眼,這頭狐王背上竟站著一個白衣仙子。

    端看這仙子姿色絕美,白衣裹身,潔如云絮,散發著滿滿的仙氣。

    宋遠山認得,這個仙子是須彌佛佬的徒弟妙音上師。他叫司徒浪仁莫要驚慌,迎上前去跟妙音上師打招呼,可人家只輕輕點了個頭,壓根兒就不搭理他。

    這妙音眼中不容俗人俗物,天生具有脫凡的氣質。

    隔一會兒,佛事已畢,須彌佛佬從后院走了出來。

    司徒浪仁邀目一看,端見這佛佬,額點朱砂痣,兩耳垂雙肩,形象奇異。除了形象跟普通人不同之外,佛佬穿著簡單,赤腳行走,身上就披了一件白色袈裟。他慢慢的從后院走出來,身后跟著一頭虎頭、獨角、犬耳、龍身、獅尾、麒麟足的神獸。

    妙音跳下狐背,上前迎了迎:“師尊,回嗎?”

    須彌佛佬擺擺頭:“不忙,這里還有客要見。”

    妙音轉頭看了看司徒浪仁:“你說他嗎?”

    須彌佛佬走到亭邊,把手引向司徒浪仁,朝宋遠山問道:“廷尉大人,剛聽國公跟貧僧說,董太后派來一位將軍勘問佛事,不知是否就是這位?”

    宋遠山看了看司徒浪仁,回道:“正是。”

    須彌佛佬朝司徒浪仁道:“幸會,幸會。”

    司徒浪仁趕忙抱了抱手:“不敢,不敢。”

    須彌佛佬執佛手在胸,輕輕打個哈哈,說道:“將軍器宇軒昂,正應了帝都太昌寬博浩大、人物繁華之象,好面相好面相。董太后既派將軍勘問佛事,想必將軍必是心境通徹之士,有關貧僧傳教一事,還請將軍明察才好。”

    司徒浪仁說道:“若無邪理,一切好說。”

    須彌佛佬點點頭:“自然自然,俗話說眼見為實,將軍不妨隨貧僧走一遭,有無邪理,等你走完一圈,心里就有定論了,如何?”

    司徒浪仁引手向前:“請佛佬帶路。”

    當下一行人穿廊過徑,緩出國公府。

    須彌佛佬和妙音騎跨神獸走在前面。

    司徒浪仁和宋遠山則騎虎跟在后邊。

    這回禮佛,宋遠山只帶了七個親隨。

    一眾人等走在大街上,百姓們敬佛,紛紛退去兩旁。

    只要須彌佛佬所經之地,人人打著佛手,不敢吱聲。

    一時之間,大街小巷寂若無人,連呼吸都幾難聽到。

    司徒浪仁看著,心里極為納悶,百姓何能如此愚昧?

    就這樣,一行從南城穿門而出,來到郊外的南柯寺。

    這南柯寺很大,僧屋有百間之多,但僧人卻只有不到二十名。其實,寺院里的僧屋住的全是老弱病殘,寺中僧人做的也是扶危救人的事。至于,寺廟對待進進出出的信徒,并無任何索取,信徒只是上炷清香,聽聽經文罷了。

    總之一切看上去,這間寺廟就像是善堂,并無不妥。

    逛完南柯寺,須彌佛佬使了個大神通,打開地門。

    一眾穿過地門,又來到了地底之下的阿修羅界。

    此間宛如煉獄,除僧人之外,所聚者都是魂魄。

    不巧,他們剛從界門進去,就見兩個鬼魂作祟。

    那兩只鬼用亂石做掩,正對一只女鬼施暴,****裸的實堪入目。

    須彌佛佬見著,忙把佛眼一閉,念道:“眾生有難,皆因六根不凈,我佛慈悲,愿度世間萬惡。兩位,須知種如是因,結如是果,若不依我佛法指引,一意施暴,來世必報己身。”

    施暴當前,須彌佛佬竟然羅里吧嗦的。

    而那倆色鬼根本就不理睬,照舊騎跨。

    司徒浪仁聽著看著,險些噴笑出來。

    心道:“開什么玩笑,這也叫慈悲!”

    須彌佛佬的話不管用,倒是宋遠山奔步上前,砰砰兩腳,將那兩只色鬼踹了個人仰馬翻。宋遠山把那兩只色鬼擰到一邊,輕罵道:“狗東西,你們倒是挺會玩的嘛,剛那姿勢爺都不會。”

    那倆色鬼呵呵兩聲,齊聲道:“要不小人教您。”

    宋遠山又踹一腳:“爺還用你們教,滾一邊去!”

    打發了兩只色鬼離開,一行又趟開步子往前走。

    阿修羅界的陰煞之氣很濃,混混沌沌的,很冷。

    僧人掌管六道,操持輪回,庇護著死難者之魂。

    司徒浪仁親眼目睹阿修羅界的一切,震撼之極。

    眾所周知,人的魂魄乃集天地氣運,人死之后,魂魄會在一定的時間內化為烏有。然而,這個阿修羅界居然能夠隔絕天地氣運,魂魄到了這里,就能聚而不化。司徒浪仁難以理解,佛家竟然執有輪回轉生的大神通,這簡直匪夷所思!

    從阿修羅界竄回地面,須彌佛佬便道。

    “我佛家講求普度眾生為業果,六道輪回為業報,所以貧僧此來傳教,就是為了渡人,解人之所困,化人之所危,普度一方生靈。這樣,既給了眾生福報,眾生也還給貧僧業果。將軍,回程復命時,你可將貧僧這話說給董太后聽,貧僧傳教絕無邪理。”

    司徒浪仁懂個屁,只覺佛佬傳教有些莫名其妙。

    比如色鬼施暴,佛佬竟然袖手旁觀,只作規勸。

    這種做法,實在可笑,可笑得令人難以理解。

    雖說可笑,卻也不見邪理,難以挑剔。

    佛事勘問已畢,須彌師徒倆劃空而去。

    司徒浪仁和宋遠山騎虎又回了廷尉府。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云南11选5稳杀技巧